天山小說吧 書庫 歷史軍事 我要做皇帝 正文 第一千兩百零六節 撕逼!(2)

正文 第一千兩百零六節 撕逼!(2)

小說: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離刺荊軻| 類別:歷史軍事

    在林荀之后,楊暉緩步走上了演講臺。

    他先是看了看整個會場。

    天子與兩宮太后高居于上首,俯瞰著整個石渠閣。

    而諸子百家列侯公卿,環坐四周。

    這對于重民學派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是顯達于天下,知名于世人的最佳時刻。

    在這樣一個時刻,楊暉想起了自己的過去。

    他是雒陽人,土生土長的雒陽人。

    而且,他家與賈誼賈長沙的家,距離不遠。

    賈誼只比他年長三歲。

    換句話說,他跟賈誼是從小光著屁股長大的。

    甚至是同一個蒙師教出來的。

    隨后,賈誼光耀天下,成為了雒陽人的驕傲,也成為世所公認的戰國后第一名士。

    可惜

    賈誼早亡

    賈誼的死,對整個雒陽的士紳階級和士大夫都是一個巨大的震撼。

    雒陽人私底下曾經滿腹抱怨的議論:向使賈生生于長安,安能致有如此

    甚至還有激進者認為,賈誼之所以被整個長安的公卿貴族敵視和攻仵,是因為他是雒陽人。

    長安人欺負雒陽人

    這太可恨了

    如今,他在賈誼之后,背負整個雒陽父老的期許和希望,再次登上長安的大舞臺。

    他望了望未央宮的方向,那個賈誼曾經活躍和發揮他的才智的地方。

    楊暉在心中默默的說道:“賈兄,你的未竟之事,就讓吾來完成吧”

    然后,他就對著話筒,說出自己的第一句話:“詩云: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故上帝置人君,以養治之,以監保之,以哺育之,以愛之”

    “自古圣王皆以愛民,重民為己任”

    這一句開場白,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而且,說的非常淺顯易懂,更重要是政治正確

    詩書之言,就漢代就是最正確的圣人語錄了。

    更何況,漢室歷代天子,及至于劉徹,都是拿著天生烝民為之置君以養治之作為法統來源和執政思路。

    所謂輕徭薄賦,所謂尊老養老,所謂以孝治天下,都來源于此。

    到劉徹手里,更是發展出了漢室的基本國策和指導方針。

    齊魯四王王座被打落,他們身上最大的罪名就是殘民之賊,人人可得而誅之

    在下令捕殺和族滅以及放逐那些齊魯官僚、士大夫的詔命之中,最顯眼的話就是:害朕子民,如害朕躬,朕今以大罰齏之

    這些話,無人敢非議,更不會有人敢分說。

    是以,僅僅是這一段話,劉徹就聽得微微頷首,非常贊同。

    中國的皇帝,最大的優點和最大的缺點,就是權力無限大。

    遇到有責任心的帝王還好,碰到那種二哈和懶貨,那就麻煩了。

    譬如元成這樣的傻貨。

    他們不是沒能力,只是沒責任心而已。

    所以,劉徹一直在試圖給皇帝這個頭銜和職務,賦予一些責任和義務。

    使他之后的所有帝王,都必須擔負起這些責任和義務。

    這保護諸夏百姓,就是他企圖按上去的責任與義務。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嘛。

    只有權力,沒有義務,王朝肯定會衰亡,國家也必然會覆滅。

    重民學派的主張,可謂是跟劉徹在這個方面不謀而合。

    楊暉卻是接著道:“詩云:柔亦不茹,剛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強御豈非君子哉豈非賢達哉今之世人,喋喋以仁愛道義,行之以營營茍且,棄圣王之教,用桀紂之道,或者霸凌鄉鄰,或魚肉地方”

    “余等皆非之笞之”

    “仁者何”

    “二人而已,以親為要,為溫良為本,以愛為心”

    “故湯網開三面,澤及鳥獸”

    “故仲尼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誠哉斯言”

    “今吾輩倡以重民,且以上下相親,鄰里相愛,父子相親,夫妻相愛,自上而下,身體力行”

    “欲愛人,先愛己,欲愛遠方之夷狄,不若愛鄉鄰之孤寡婦孺”

    劉徹聽著,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他終于知道,為何繡衣衛要稱楊暉為公孫龍了。

    這一手睜著眼睛說瞎話太牛逼了

    而且,也很符合劉徹的三觀

    只是

    重民學派,真的按照他們說的去做了嗎

    這就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據劉徹所知,也不能說他們沒做。

    在雒陽地方,這些重民學派的學者和擁泵,帶頭組織百姓,修橋鋪路,還設立了專門贍養孤寡的機構。

    同時,百姓有什么災病,也會慷慨解囊,予以資助。

    但問題是

    他們基本只會對本土本鄉的人這樣做。

    而對外地來的人,卻是

    極盡剝削和欺凌

    這些年來,雒陽因為天下工商業大興,所以,運輸業和工坊業迅速發達。

    天下各類商人,也必須通過雒陽,從而與世界聯系。

    這給了雒陽創造了巨大的財富。

    更帶來了數之不盡的涌入人口。

    以劉徹所知,如今,在雒陽城及其附近的土地上,許多工坊之中,都有著大量的外來人口主要是從南越還有西南夷以及安東地方購買的各種奴隸。

    對于這些人,重民學派,可是絲毫愛不起來。

    僅僅是在去年一年,繡衣衛就報告,至少有一千名奴隸,被埋進了亂葬崗。

    至于沒有埋進去的,那就不知道多少了

    若他們只是如此,那也罷了。

    畢竟,不是中國人,劉徹不想操心。

    但關鍵是你覺得資本家會分什么本國和外國嗎

    別開玩笑了

    別說現在,就算在過兩千年,資本家也不會分我國與外國。

    剝削面前,人人平等

    如今,只是因為他們能找到更廉價的勞動力而已。

    即使如此,雒陽的工坊之中,也照樣充斥著來自天下各郡國的破產農民和奴婢。

    這些人的生活和待遇,可就不比奴隸輕松和舒服多少

    若有一天,廉價的勞動力找不到了。

    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將重心移向國內呢

    當然了,劉徹也知道,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資本在追逐利潤的過程中,肯定要撕毀一切舊有的公序良俗和世人公認的一切道德,并且將它們標上價錢

    月初了~求月票

    另外,衛信弓重壕:要離刺荊軻,求關注呀求關注,才幾千人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