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玄幻魔法 弒天刃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歐陽菲?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歐陽菲?

小說:弒天刃| 作者:小刀鋒利| 類別:玄幻魔法

    有過感應嗎

    當然沒有過

    很久之前,就已經有人說過楚墨是異數了。

    楚墨苦笑著搖搖頭:“沒有過,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這世上還有另一個我的存在。”

    謝邪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有異彩閃過,他有些興奮的道:“如果事實能夠證明,你真的是一個異數的話,那么不出意外的話,你應該能夠真正的成長起來。因為原本屬于兩個人的氣運,全都在你一個人的身上”

    楚墨想了想,說道:“現在沒有感應,不代表以后也沒有。這種事情,很難說。”

    “所以我才說,真正的道,我們從來都沒有掌握過。我們,也不過是一群比普通生靈更加強大的生靈罷了。”謝邪笑著搖頭,然后結束了跟楚墨之間的交談。

    今天畢竟是他的壽辰,太久不露面也不好。

    他跟楚墨約定好,等他壽辰之后,就安排楚墨跟蒙拿進入通道。

    對別人來說,進入通道是一件千難萬難的事情,但對謝邪這種身份地位的人來說,并不難。

    楚墨重新回到宴會大廳中,發現子道已經不在那里了。楚墨的心中,多少有些遺憾,說起來,他還想更多的了解一些這個子道所處那個宇宙空間的事情。

    他想知道,這個子道的那個羅天仙域中,是不是也是姬氏皇族,皇族中,是否也有一位姬清羽她是否嫁給了楚天機還有很多他想知道的事情。

    但他尋遍了整個宴會大廳,卻都沒能發現子道的身影。仿佛他已經離開了。

    楚墨重新回來之后,收獲了不少羨慕的眼光。能讓謝邪將軍單獨請走,交流這么長時間的人,這片灰地之上,也沒有幾個

    很多生靈都在暗中猜測,這個道骨仙風的儒雅老者到底是什么人。

    沒錯,楚墨又換回了之前的那副裝扮。盡管有了謝邪的保證,但他也不想惹是生非。尤其是當著很多赤蛇族的面。

    整場宴會,都在十分歡快的氛圍中進行著。

    不過,當宴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名邪城中的大人物站起身來,大聲道:“有酒有肉,但卻沒有什么助興的東西,有點沒意思。”

    “烏龍將軍想要什么助興呢”謝邪看著他笑道。

    “謝邪將軍,我這里有幾個人族的美女,她們很會跳舞。要不,我讓她們跳個舞,給大家助助興如何”烏龍將軍笑著說道。

    楚墨暗中打量,這名烏龍將軍,看上去四十多歲,身材高大壯碩,滿臉大胡子,頭上生著一只幽藍的獨角。看上去,應該是一只蛟類的生靈。雖然化作人形,但估計是覺得那只獨角很美,所以并未隱藏起來。

    這時候,楚墨的精神識海中,突然間傳來謝邪的一道神念:“這個人就是差點成為那個倒霉的赤蛇族小王爺岳父的人,他的本體,是一頭黑蛟。”

    楚墨的心中微微一動,臉上不動聲色。

    謝邪用公開的神念笑道:“舞蹈嗎想必烏龍將軍找來的舞娘,一定是極好的。”

    “那,小弟就獻丑了”烏龍將軍說著,一拍巴掌。

    這時候,有人從外面,直接帶進來一群極為艷麗的女子。隨便一個,都堪稱絕色。

    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身上竟然全都散發著圣級的氣息。

    這些女子,竟然沒有一個,低于圣境

    她們臉上的表情并不好看,一眼就能看出她們其實都是不情愿的。

    楚墨的目光,在這些女子身上掃過,當看見最后一個人的時候,他直接愣住了,心里面簡直翻江倒海一般,掀起了滔天巨浪

    怎么會是她

    又是一個熟人

    非常熟

    但跟楚墨之間的關系并不好,甚至還有些仇怨

    歐陽菲

    楚墨昔年剛剛進入試煉場的時候,就知道她的大名,后來才知道,歐陽菲跟子道之間,還曾有過一段歷史。不過后來卻選擇了跟在鐘圣身邊。在鐘圣被楚墨斬了之后,歐陽菲也消失了。在那之后,楚墨在沒有聽到過關于歐陽菲的任何消息。

    或許是回自己所在的家族了,或許是偷偷藏起來,找地方療傷了。

    今日在灰地這里再次見到這張熟悉的臉,楚墨心中的震動,非常強烈

    這種感覺,要比他見到一個跟子道一模一樣的人,更加強烈

    眼前的這個歐陽菲,絕非楚墨認識的那個,因為這個歐陽菲,是一個祖境的巨頭只是一身修為,已經完全被封印了。不知道敗在什么人的手上,這種境界居然也成了俘虜。

    當然,這并非楚墨內心震動的主要原因,他在這里看見了一個祖境的子道,又看見了一個祖境的歐陽菲,這似乎隱隱說明了一個巨大的問題

    到底誰的宇宙,才是鏡像

    就像大腳邪尊的推斷那樣,兩個相同的宇宙,是正反面。

    不過誰是正面誰又是反面相信任何一方都會堅持自己所在的世界,才是正面的

    但現在,楚墨有些悲哀的發現一個現實,那就是:哪怕他自己真的是一個異類,但很可能他所熟知的所有人,他身邊的那些親朋好友全都是謝邪說的那種,氣運不夠難以成就大道的人

    他已經晉升到了祖境,又無懼天劫。就算將來成就不了太上,至少也有近千萬年的壽元。可如果他身邊的所有人,全都沒辦法成就祖境大道的話,豈不是在將來,他要眼睜睜看著身邊的所有人,一個一個死去

    到最后,他所熟知的親朋好友,一個都不在了。只有他還活著,看著一座座孤墳,感受無邊的寂寞。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可怕了。

    想想都覺得心酸。

    楚墨對另一個歐陽菲的感觀并不好,在自己所處的那個羅天仙域,歐陽菲拋棄了子道,跟了鐘圣。

    但這并不能說明另一個世界中的歐陽菲也同樣跟子道分開了。

    眼前這一幕,就讓楚墨已經明白了,歐陽菲被俘,應該才是子道出現在這里的根本原因

    他想要救歐陽菲

    或許,就連謝邪在內,也都根本不知道這件事。祖境的巨頭也好,太上的巨頭也罷。再怎么強大,也不可能知曉所有事情。或許就像謝邪說的那樣,我們可以遨游宇宙,可以毀天滅地,但實際上,我們連一顆最年輕的星辰,都不能徹底洞悉它的所有秘密。

    要不要幫他們

    楚墨其實是一個很果決的人,他很少有這么猶豫的時候。

    子道想在這里救走歐陽菲,無疑是癡人說夢,且不說謝邪跟烏龍這些強大的祖境巨頭,整個宴會大廳當中,祖境的存在至少有幾十個

    這些,可都是站在灰地這邊的生靈

    站在楚墨的角度,他此刻應該徹底冷下心來,任由子道跟歐陽菲自生自滅好了,最好是這個子道直接被斬殺才好。那樣,他的那個結拜兄弟子道,也就安全了

    徹底安全

    前前后后,跟楚墨不沾半點因果

    至于歐陽菲的死活,他更沒有必要在乎。

    不過,內心深處,仿佛有一個聲音,在不斷提醒著楚墨:你不能這樣事實的真相,未必如你想的那樣,他們說的兩人見面就會湮滅,會有大災不見得就是真的靈通上人應該就是一個例子

    想到這,楚墨的心,漸漸平穩下來。

    隨后,他以神念,傳音給謝邪:“走在最后那個女子,能保下來嗎”

    謝邪微微一怔,他可不會認為楚墨是對那女子一見鐘情了。盡管那是一個極品的美艷女子,但修煉到他們這種境界,美色永遠只會是點綴,絕不會成為主題。但他卻很不明白楚墨的動機。

    “你認識她”謝邪雖然決定幫助楚墨和蒙拿,但這不代表他愿意幫助其他人。幫助蒙拿,都是看在楚墨的面子上。

    這樣一個祖境的人類女子,烏龍肯定也是相當重視的。人家是來賀壽,把珍藏的美人拿出來祝壽,他若是開口討要的話,一定會引起烏龍的不滿。

    所以,如果沒有特別正當的理由,他完全不想去管這件事。他對楚墨雖然一點都不邪,正常的很。但他的骨子里,那種邪性是滲入血液融入靈魂的。他對楚墨這種貿然攬事的做法,有點不舒服。但還沒到讓他發作的地步。面對楚墨,他也不想發作。

    “這個女子,跟你剛剛提醒我小心那人,應該是一對情侶。”

    “那關我們什么事兒”謝邪沒等楚墨說完,就打斷了楚墨的話。多大的人了,自己剛剛提醒過他,小心那個人,結果現在他卻要攬事再說,你怎么知道他們之間是情侶就因為都從通道過來的

    謝邪根本沒去想,楚墨是怎么判斷出那女子跟那個人可能是情侶的,他現在只顧著心里不痛快了。

    楚墨沉默了一下,他本想跟謝邪說明情況,因為他相信,對這種事,大腳邪尊肯定也會感興趣甚至可能會一起坐下來研究一下。可謝邪對這件事的冷淡態度,卻讓楚墨一下子沒了興趣跟他繼續說下去。

    “罷了,謝兄不用管了。”楚墨回了一句。

    謝邪這次,壓根沒回應,他心里覺得楚墨簡直就是沒事給自己找事

    真以為我是師尊的親傳弟子,在這里就至高無上么師尊他也不可能殺光所有人吧我作為他的弟子,處理很多事情更要謹慎一些,不然的話,會給師尊名聲抹黑。如果不是師尊,我誰都不會去管

    謝邪覺得楚墨有點過分了,卻不知道他錯過了什么。很多年后,當他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之后,追悔莫及。

    楚墨也沒生氣,謝邪又不欠他什么,實際上他剛剛跟謝邪說完那句話心里面就有些后悔了。

    就算是進入通道這件事,沒有他的幫助,自己還進不去了

    我楚墨一路走來,貴人是遇到了很多,得到過很多幫助。但更多的時候,卻是靠我自己

    我手腳健全,沒有拐杖,還不走路了

    脾氣這東西,楚墨也從來不缺。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