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歷史軍事 寒門狀元 正文 第九六四章 軍規

正文 第九六四章 軍規

小說:寒門狀元| 作者:天子| 類別:歷史軍事

    太陽從東方的海平面上升起,陽光恣意地揮灑在海面。

    強勁的海風吹拂下,一個巨浪接著一個巨量向沙灘涌來,撞擊在礁石上,濺起漫天的金色水花。

    遠處的港灣中,由于視覺誤差,原本龐大的佛郎機戰艦以及其他大中型船只,在海天一色中顯得那么地微不足道,仿佛一個巨浪過來就可以將所有海船傾覆,連大澳島也將淹沒在大潮之中。

    沈溪站在岸邊的一塊大礁石上,面向升在半空中的紅日,深深地呼吸這是他出征以來最喜歡做的事情,每次看到旭日東升,他都能感覺生命的活力,心中不停提醒自己,我還活著,未來有許多事等著我完成,許多關心我的和我關心的人需要保護。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沈溪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第幾個不眠夜了,他發現自己的睡眠在逐漸減少,或許是步入青年的緣故,以前每天不睡上四五個時辰總覺得昏昏沉沉,現在一天睡兩到三個時辰便精神抖擻。

    “大人,派去接洽的人,已經成功占據島上四個山寨,此時正在清點俘虜和戰利品,您要不要親自去看看”

    荊越走了過來,本不想打攪沈溪,但事關軍功的厘定和劃分,將士們都眼巴巴看著,此時只有沈溪能安定軍心。

    沈溪沒有回頭,繼續看著旭日,問道:“島上可有倭寇”

    “倭寇”

    荊越愣了愣,“未曾聽聞,應是沒有吧。”

    沈溪點頭,道:“這么說來,此番以戰代練的想法又要落空了。老荊,如果遇到實力相當的對手,就比如倭寇,老越,你覺得我們有幾成勝算”

    荊越仔細思考后回答:“大人,將士經歷的戰事也不少了,這會兒都憋著一股勁要打一場大勝仗,眼前不就有南澳島上的匪寇等著我們去剿滅嗎軍心可用我想就算沒有十成勝算,也該有九成九吧”

    沈溪搖頭嘆息,如今軍中一片盲目樂觀的情緒,以前還沒這么嚴重,在澄海周邊打了一連串勝仗后,官兵們更覺得這一路簡直是摧枯拉朽,軍功就給天下掉下來似的,再輕松不過了。

    如果能在大澳和南澳島打兩場硬仗,哪怕短暫的僵持都可以,或許能讓官兵驕縱的心態得到緩解,但隨著兩島賊寇未戰先怯開溜大半,而大澳島上的賊寇在夜襲不成后立即選擇招安,沈溪以戰代練的計劃又落空了。

    從礁石上跳下來,沈溪招呼道:“走,隨本官往島上城寨走一趟,將島上匪寇分批次押送上岸,送到黃岡,交由大城所看管黃岡地廣人稀,周邊因為匪寇橫行,田地大多荒蕪,讓這些人過去墾荒再好不過。此役過后,粵東北地區再無匪寇,起碼可以安生個幾年”

    沈溪起碼抵達距離最近的城寨時,馬九剛帶人從里面出來,臉上滿是為難之色,湊到沈溪跟前奏稟:

    “老爺,士兵私藏財物比比皆是,管還是不管”

    馬九不是說閑話的人,他不是來發牢騷,只是把自己看到的告知沈溪,請示意見。之前在硇洲島時,進城搜刮錢財的大多是車馬幫弟兄組成的督撫標兵,所以及時控制住局勢,沒有讓更多官兵接觸到錢財,沈溪又及時賞賜,所以并未有官兵私藏的現象。

    但此次北上剿匪,督撫標兵早已被沈溪派了出去,一部分協助唐伯虎到瓊州府開辟鹽田,另一部分指派到惠娘和李衿的商會打下手,幫助商會開辟商路,與地方府縣衙門和衛所溝通,確保商貿安全。

    在這種情況下,讓見錢眼開的衛所官兵來清點財物,其結果可想而知。

    兵不血刃破了大澳島上四個山寨,軍功卻是平分的,很多自以為是的官兵不甘心跟別人同享功勞,既然朝廷的犒賞是均等的,但在剿匪行動中卻可以私藏部分戰利品,一小塊金銀就是極大的收獲。

    將領通常不會阻止士兵這種私藏的行為,因為他們私藏的更多。

    這就是個比膽子的游戲,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越是老兵油子拿的越多,而新兵就不太敢往懷里揣。

    沈溪道:“將荊副千戶叫來”

    “是。”

    馬九直接進山寨把荊越叫了出來。

    荊越再次出現在沈溪面前時,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懷里鼓鼓囊囊的先沈溪一步來山寨打點,清除一切安全隱患的督撫親衛頭目,先做了私自克扣的將領,軍官如此,上行下效,士兵私藏也就不足為奇了。

    沈溪打量荊越一眼,問道:“老越,懷里何物啊”

    荊越往懷里一摸,這才發現露餡,也是他太過貪心的緣故,私藏財物太過明顯,荊越倒不是做事不敢承認之輩,笑道:“大人,這不是破了賊寇的老巢”

    “本官問你,懷里揣著什么”沈溪臉色陰冷。

    荊越不敢廢話,直接拿出來:“是銀子。”

    荊越拿出來的雖不是官錠雪花銀,但也是熔鑄好的銀錠,一錠就有五到十兩重,足足六錠,合起來差不多四五十兩。

    沈溪臉色雀黑,喝問:“荊越,你可知罪”

    “大人,將士出來打仗,哪個不想賺幾兩銀子都要養家糊口”

    荊越剛開始還狡辯,但見沈溪臉色難看,突然想起沈溪所殺的那些地方官員,趕緊低下頭,“卑職知罪。”

    沈溪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荊越私藏抄沒銀,明知故犯,論罪當誅,但念其以往功勞,且不問斬。來人,將其拖下去杖打四十”

    “大人”

    荊越一聽急了,昨天抓了個老賊頭不老實,才打了二十軍棍,我今天只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怎就要挨四十下

    旁邊一起過來的軍將,見荊越被拖下去,有些做賊心虛,沒一個敢上去為荊越求情。

    雖然軍中一向禁止私藏戰利品,但在中,根本沒有“私藏抄沒銀”一項,若說跟這條罪名有一定關系的,乃是中“縱軍虜掠”之罪,但那也是劫掠普通百姓而非盜匪。

    因為統治者明白,不給官兵好處,人家憑什么給你賣命所以默認戰利品中除了有政治意義的,諸如傳國玉璽、亡國皇子公主等等,別的無論人口、牲畜、錢財、物資等都歸戰勝者所有,戰勝者可以自行調配。

    而只是大致規定軍規軍紀,對于細節,則各軍不一,就連沈溪年前南下平匪,也先后兩次將戰利品進行分配,用作補充犒賞用度,朝廷對此聽之任之,因為這是沈溪的權力。

    等于說,現在荊越“私藏抄沒銀”之罪,不是朝廷定的,而是沈溪用自家軍規論罪,為軍中上下進行規范。

    跟著我打仗,少點兒匪氣

    打勝仗戰利品終歸會分配下來,但不是你們自己揣兜里帶回家,比拼誰膽子大誰藏得多,誰若違反,就算是我的親衛隊長也照打不誤。

    果然,沈溪這招殺雞儆猴很管用。

    別人被打說服力不強,荊越被打,還是自以為冤枉的情況下被打,軍中所有將士都在心里掂量了一下

    荊越跟督撫大人平日里是什么關系如果被督撫大人知道我也私扣戰利品,那挨的軍棍不是要比荊越還要多得多

    一時間人人自危,噤若寒蟬。

    沈溪道:“隨后,本官會派人清點抄沒財貨,若有一文短缺,則下令搜遍全軍。若不缺,本官會根據軍功多寡,于南澳山戰后進行封賞”

    說完,沈溪沒有進營寨,而是讓人抬著被打得有氣無力的荊越,一起往海邊大營而去。

    身后那些將官和士兵,趕緊把自己私藏的戰利品歸還,明擺著的事情,既然沈溪說了會把戰利品頒賞下來,自己再私藏那就是找麻煩。

    雖然眼下大多數人軍功相當,最后分配下來的肯定比現在私扣的要少,但畢竟后面還有南澳山一戰,大澳島上就有這么多戰利品,南澳山面積比大澳島大幾倍,想必島上賊寇家底更為豐厚。

    一場戰事下來軍功能分出個三六九等,到時候可以正大光明靠軍功賺得盆滿缽滿,何必現在冒殺頭風險私藏,到最后名不正言不順呢

    “督撫大人此舉太過,這不是要斷弟兄們的財路嗎”雖然軍中大部分人都支持沈溪,但總有人暗地里抱怨,畢竟沈溪斷了他們的財路。

    有人忍不住為沈溪說話:“這都看不懂,沈大人是不想便宜我們當中那些縮卵的龜蛋,趁著職務便利往自己懷里揣,那算什么本事等南澳山一戰結束,根據軍功來論分到的財物多寡,那才叫真本事”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