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九闕朝凰之第一女帝 043:寡婦再嫁

043:寡婦再嫁

小說:九闕朝凰之第一女帝| 作者:席妖妖| 類別:

    葉尋忍不住蹙起眉峰,“你瘋了,北涼皇城禁衛八萬,個個都是萬里挑一的高手,更有冷冥坐鎮禁軍統領,只要有細微的差錯,就會讓那些人有去無回,他們的命就不是命了?”

    “十一月底是北涼皇太后的壽誕,冷冥會帶上一批禁軍陪同北涼皇帝去皇家寺院與北涼皇太后禮佛三日,那時皇城值守比往常要松懈不少。”

    雖說如此,可葉尋依舊覺得不保險。

    可面對他這幅羸弱的樣子,葉尋到底是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南離咱們已經尋遍了蹤跡都沒有找到,北涼看來也是希望渺茫,西楚我已經散布了人手。”葉尋無奈的看著他,“若是再沒有消息……長歌,答應我,別繼續找了。”

    面前的男子喚作周鈺,字長歌。

    與葉尋是嫡親的表兄弟。

    他沒有回答葉尋,視線松散的看著某一處,沒有焦距。

    找與不找,這個還要看他的壽限,或許依照他這副身體的狀況,也找不了幾年了。

    這一日的京城一隅很是熱鬧,只因一樁婚嫁喜事。

    許老板迎娶寡婦莫離。

    莫離是京中一尋常百姓家的女子,父母俱在,上有兄長下有胞弟,閨中時就頗有好名聲。

    之后被富戶高家娶回家,可丈夫是個身子羸弱的,成親不過兩三載丈夫就去世了,膝下沒有一兒半女。

    自古婆媳矛盾就是難以調和的話題,高夫人只有那么一個兒子,兒子死后也就預示著她的天都塌了,自然不肯承認是自己兒子身子不好,全部都埋怨到了這個兒媳婦身上。

    之后的兩年可謂是冷嘲熱諷,言語極盡惡毒。

    月前,莫離終于帶著自己的嫁妝離開了高家,回到了莫家待嫁。

    之前莫離也想回到莫家,可莫家得罪不起高家,再說死了丈夫的閨女再回到娘家來,家中的兒媳心中定然不快,真的鬧起來,臉面勢必都要丟盡。

    可如今不同,莫離與許老板的婚約是當今陛下允了的,并且還送了一支九翅鳳釵作為添箱禮。

    莫家這時候肯定是要為女兒撐腰的,即便他們并不是實打實的心疼這個女兒,可至少讓莫離的婚事不至于難堪,莫家自然也垂涎那支金釵,但是借他們一萬個膽量,也不敢打這支金釵的主意,甚至連嫁妝都不敢碰分毫。

    也終于在十一月出的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里,莫離嫁進了許家。

    這樁婚事引來全城圍觀,不為別的,只因當今女帝在里面為失去丈夫的女人撐腰,讓他們不至于蹉跎在那孤寂的宅院里。

    一些個沒了丈夫的女子心里羨慕,想到不知何時,自己也能再遇到一段姻緣,結為夫婦。

    巧的是,許老板也是京城十位鹽商之一,之前朝廷頒布政令,他去的也很快,雖說舍不得家里那小兩千畝的良田,可他卻因為莫離的原因,愿意相信當今陛下。

    一位如此明事理的皇帝,所作所為必然有她的理由,誰知道就撈到了這般的好處。

    這件事謝瑯隨后并未關注,對她來說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身為女人,總要為這天下的女子謀的一份好處。

    既然女人都能當皇帝,那上千年男尊女卑的思想就要改改了。

    “陛下,不知這琉璃,您是否滿意?”琉璃作坊內,謝瑯看著燒制出來的透明的玻璃,舉起一塊來到室外,對著陽光看過去,顏色稍微有點不太純,可至少做工沒的說。

    不愧是皇家營造機構,不愧是古代匠人,這手藝和工藝當真是無話可說。

    短短時間,就把玻璃制造出來了,她能說什么。

    她是想著等明年開春,就讓工匠建造一座敬王府,不用多奢華,更不用多大,只是按照現代的中式古典建筑設計圖足以,想必到時候敬王會喜歡的,怎么著都比他現在居住的王府要好得多。

    今年來的時機不對,一切都從開春后,再緩慢發展。

    所以,玻璃廠也要開起來了,因造價便宜,售價自然也貴不到哪里去,當然盈利想來也是可觀的,京城里有一批的老百姓也能找到工作養家糊口了。

    “命人建造廠房吧,與水泥廠一樣的方式,暫時先命人囤貨,明年開春就要用了。”

    “是!”

    隨后謝瑯和他們說了這透明琉璃的用法,看的工部尚書心內大驚。

    如今普通人家中用的都是草紙,富戶用的是透明度高的防水油紙,用的時間比較長,再就是用絹布的,少見稍微差一點的就用草席,再差的直接就是稻草遮擋,窗紙絕非是咱們日常書寫用的那種紙張,畢竟一場雨下來,全部得廢掉。

    當然也并非就沒有,不過也都是擬稿之后的廢紙,可糊窗的不多,基本都用來糊墻了。

    所以,玻璃用作窗戶,這讓工部尚書心中大呼新奇,明明琉璃存世也有些年頭了,怎么就沒人想到過。

    其實無非因為琉璃雖說晶瑩剔透,透明度畢竟有限,與他們現在制造的玻璃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他們自然也不會往窗戶這方面想。

    敬王是在臘月初回京的,第一時間就來面見謝瑯。

    看到與走時沒太大變化,可就是稍微瘦了一些的敬王,謝瑯并未多說什么,只是讓他中午在這里留飯,讓御膳房給他烤蛋糕吃。

    敬王不禁笑道:“不瞞陛下,臣在外這兩個月,的確很想念蛋糕。”

    “朕倒是想讓你把蛋糕的制作方法帶走,不過暫時不著急。”她起身從旁邊書架上抽出一份卷紙,回來后在桌案上攤開,“明年開春,朕讓人給你重新修建一座王府,這是圖紙。”

    敬王愣了一下,不過下一瞬就回過神來,讓林管事將他推到前面,接過那幾張圖紙。

    仔細看了一遍后,他心里感慨萬千。

    這宅子比他住的要好太多了,即便現在還未破土動工,心底深處卻也隱隱的期待起來。

    “臣多謝陛下厚愛。”

    “我們是親兄妹,何必如此客氣,屆時這一塊位置會建造幾棟相似的宅邸,以后謝宸的府邸也會在皇兄附近。”她在懸掛著的京畿地圖上點了點,“謝嬛母子也不例外,公主府那邊之后朕想空出來,改建成女子學堂,讓我大周的女子也能讀書明智,之后希望她們不在局限于小小的后宅,更多的是走入朝堂,為大周做貢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