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嫡狂之最強醫妃 084、心快化了(1更)

084、心快化了(1更)

小說:嫡狂之最強醫妃| 作者:墨十泗| 類別:

    溫含玉沒有酒量,比一個小孩兒還不如,否則又怎會米酒湯圓也能醉倒她?

    她也沒有沾過酒。

    這甜米酒,是第一次。

    喬越不知道她沒有一丁點的酒量,那帶她過來找他的婦人也不知道。

    所以,喬越驚詫緊張得一時間手足無措,婦人亦是目瞪口呆。

    幸而已為人婦,否則看到溫含玉這般毫無矜持的舉動,只該面紅耳赤不知眼睛該往何處看才是,眼下婦人只是震驚之余頗很是尷尬又很是好奇而已。

    “王爺大人,民婦不知道這位姑娘她一丁點兒酒都沾不得,真的是對不住!”這位姑娘與王爺大人這般親昵,想必是和王爺大人之間有著不一般的關系吧?

    婦人又道:“方才這位姑娘嘴里念叨著阿越阿越的,民婦不知道她是要找誰,想著還是把她送到王爺大人這兒來,所以就把她帶回到王爺大人這兒來了。”

    看著一動不動也沒個反應的喬越,再看看他身下的輪椅以及無法動彈的雙腿,又看看整個人都撲在他身上的溫含玉,婦人由不住好意地詢問道:“王爺大人,這……需不需要民婦替您把這位姑娘扶回屋?”

    王爺大人這腿腳不方便的,不好整。

    誰知卻聽得喬越沉聲道:“多謝,不必。”

    “那……”婦人怔了怔,并未不識趣地執意,而是躬下身退下了,“民婦就先走了。”

    婦人轉身離開時不由得捂嘴笑了,呵呵呵,別看王爺大人腿腳不便,模樣卻是俊得很的,那位姑娘也是,天仙兒一樣的,當真是一對般配的人。

    阿越……應該就是王爺大人吧?

    此時的喬越心胡亂跳得飛快,難以冷靜,垂在椅手邊上的雙手因緊張而無處安放,只因如軟了渾身骨頭似的依在他身上的溫含玉。

    溫含玉軟趴趴地撲在他身上,腦袋歪靠在他肩上,雙手垂在身側,躬著腰,身子斜斜,一副只要喬越輕輕動上一動,她就會往下滑跌到地的模樣。

    她的臉正對著喬越的頸窩,溫熱的鼻息一下又一下拂到他的頸窩,讓他只覺酥麻,心跳更亂更快,亦更不敢動。

    就在喬越腦子嗡嗡不知這會兒該如何才是好時,溫含玉打了一個嗝,而后依在他身上的身子開開慢慢往下滑。

    “阮阮?”喬越見狀,當即著急喚她。

    然卻不見她反應,好似睡著了似的。

    “阮阮醒醒。”喬越更為急切地喚她。

    她仍是毫無反應,只見她的身子依舊在慢慢往下滑,她的腦袋已經從他肩上滑開。

    “阮阮,冒犯了。”眼見她再這般下去就會摔到地上,喬越抬起自己無處安放的雙手,抱住了她的身子,將從他身上往下滑的她往上帶了帶,讓她的頭重新靠在他的肩上。

    將她的身子托住后喬越緊張得趕緊松開雙手,可他才一松手,溫含玉的身子又重新往下滑,不得已,他只能抱著她,不松手。

    溫含玉身段玲瓏,腰身纖細柔軟,他的雙手抱著她,他只覺自己根本不能再思考,腦子里只剩下緊張與胡亂。

    他本就將身子繃得緊緊,背挺得筆直,偏溫含玉在這時忽地抬起垂在身側的雙手,環到了他脖子上,身子更貼近他一分。

    同時將腦袋朝他頸窩靠近,還把臉在他頸窩里蹭了蹭,嘴里發出些呢喃不清的聲音。

    此時此刻,喬越覺得她的鼻息不再是溫熱,而是滾燙,煨得他渾身血液也都滾燙了起來,似在沖涌奔流。

    夜漸深,寒愈甚。

    喬越雖面紅耳赤不敢動,可一動不動終究不是辦法,他能在寒夜中坐一夜,可不能讓她也在這兒受凍。

    他記得,她畏寒。

    于是,緊繃著身子如泥塑般連稍稍低頭都不敢的喬越終是慢慢、慢慢地低下頭,看向趴在他身上似乎已然睡著的溫含玉。

    因著低下頭的緣故,他的下頷輕碰在她額上,他怔了怔,才又出聲喚她道:“阮阮,此處寒涼,回屋去睡可好?”

    溫含玉毫無反應。

    “阮阮?”喬越只好在她肩頭輕輕拍拍,“阮阮醒醒。”

    “阮阮?”

    然不管他喚了多少遍,溫含玉都沒有理會他,反是又在他頸窩里蹭了蹭臉。

    “……”

    喬越只好朝周遭瞧去,看看有誰人能替他將她抱回屋里去的,可他將周遭看過兩三回,除了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就只剩下仍在喝也已要醉的衙役和鄉親們。

    只有男人,不再見一女子。

    這夜半時辰,姑娘婦人們都已歸家去了。

    喬越有些后悔方才拒絕了那位婦人要將溫含玉扶回屋的好意。

    可他方才為何要拒絕?明明他行動根本就不便。

    他……只是不想也不舍將她推開而已,他喜歡她這般靠著他。

    只見喬越空出一只手,按在椅輪上,將自己的身子稍稍往外挪,然后抬起手,攬上溫含玉的肩,另一只托著她腰身的手則是下移到她腿彎后,抿著唇一個使力,將她整個人抱到了自己腿上來,讓她坐在他的腿上。

    為防她已經醉睡過去的她坐不穩從自己腿上摔下,喬越只能有一只手轉動身側木輪,另一只手則是摟著她,將她摟在懷里。

    溫含玉不知喬越艱辛,只在他懷里睡得安穩。

    醉得趴在桌上鼾聲震天的秦斌此時換了個姿勢來趴著,他睜了睜迷離又朦朧的眼,正好瞅見喬越獨自抱著溫含玉往府衙里去。

    王爺腿上坐著的是……溫姑娘?

    呵呵呵,王爺腿都動不了了還能抱得動姑娘,還真挺能干。

    秦斌一臉醉意的呵呵一笑,眼一瞇,又睡了過去。

    然方才趴在喬越身上任他怎么喚都不醒的溫含玉一點兒也不老實,她總是在喬越腿上懷里胡亂動,好幾次險些摔到地,若非喬越緊緊摟著她的話。

    喬越本想將她送回她那一屋,奈何她那一屋的門檻并未做過改動,憑他自己根本無法進去,迫不得已,他只能將她帶回他的那間屋。

    好不容易將她帶回屋時,這寒冷依舊的夜里喬越額上已然沁出了薄薄的細汗來。

    眼下他只需將她放到床上脫掉鞋襪蓋上被子,他就能好好冷靜冷靜自己。

    誰知就在喬越要將她抱起放到床上時,她竟是將環在他脖子上的雙手抓得緊緊的,說什么都不松手,末了她卻不再是抓著她自己的手,而是改為抱著他的脖子不撒手。

    且就在此時,本是昏昏沉沉睡著的她睜開了眼,環著喬越脖子不放的同時坐直了身來,抬頭看他。

    因她仍坐在他腿上的緣故,她的臉與他的距離連近在咫尺都不足以形容。

    她微琥珀色的眼睛就這么直直地看著喬越,因為醉酒的緣故,她的雙頰紅撲撲的,櫻桃般的小嘴仿佛染了口脂一般,嬌嫩紅艷。

    乍一對上溫含玉的雙眼,喬越面上的赤紅倏地蔓向脖根,呼吸更是驟然屏住,狂跳的心仿佛要從胸膛跳出來。

    “阿越。”溫含玉的眼里滿是醉酒后的迷離,她動了動紅潤的唇,輕輕喚了他一聲。

    僅僅一聲,卻是讓喬越繃緊的身子猛地一震。

    平日里她不僅面色總是淡漠冰涼的,便是她的聲音也都是涼淡如水的,沒有什么情感,也聽不出什么波瀾。

    但此刻,她的聲音卻是綿綿嬌嬌軟軟,就像她的腰身似的,勾了喬越的神,也攫了他的魂。

    她的聲音里沒有任何詫異,她看著喬越的眼里也不見分毫不解,好似他這會兒出現在她眼前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不及喬越答應,便見她沖他笑了起來,貝齒微露,單純干凈得像個小姑娘似的,依舊環著他的脖子,很是開心道:“阿越,我吃了酸酸甜甜的米酒哦,很好吃哦!”

    溫含玉尋日里并不愛笑,更莫論露齒笑,除非她心情真是大好時。

    這會兒的她,與平日里的她,判若兩人。

    截然不同。

    看她歡喜單純的模樣,喬越只覺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快化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