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穿越之偷心刺客 第93章 翻臉不認人

第93章 翻臉不認人

小說:穿越之偷心刺客| 作者:笑兮兮| 類別:

    第93章

    三爺那張臉在白卿月說完他丑之后就扭曲起來,本來就丑,你還扭曲,豈不是丑得哭。

    此時不跑還等何時!

    轉身就要跑,旁邊不遠的張興為最先沖了上來攔她,白卿月微微一笑很傾城。

    只見白色衫子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伴隨著眾人的驚呼,張興為倒在了地上。

    白卿月收回右褪,許久不劈叉,剛才哪一動,有點拉筋,不過這個時候不是顧忌褪疼的時候,趕緊跑。

    “抓住她,別讓人跑了!“溫三爺面色yin沉得嚇人,不知道的以為是從十八層爬出來的受了過多折磨的鬼!

    已經跑到窗戶邊的白卿月,朝下面看了一下,三層樓還不算高,以前經常跳的,衡量了一下現在這具身體,跳下去也許沒事吧?萬一呢?

    可不跳的話,回去還能好好聊天?剛才都那樣罵人家了,一點后路都沒有給自己留啊。

    “其實你也不是那么丑......“白卿月嬉皮笑臉,不知道現在改還來得及不,“你只是帥得不是那么明顯而已,你看你旁邊那個比你更丑....”

    哎呀,越說越回去了。

    “你已經逃不掉了,跳下去褪會斷掉的.....”溫三爺一步一步朝著白卿月靠近,就像她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樣,嘴角gou著邪魅的笑容,露出來那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檳榔的牙齒,怎么會那么黑?

    “想必三爺見過好些寧死不屈的人吧?”

    古代這種人是不是很多,有點什么事情,動不動就要死要活的,跳樓跳河的不少吧?就比如她這具身體之前的原主,那不是為了個渣男都跳河了嗎?

    “你想死?”

    “你猜?”白卿月的目光再一次朝樓下看去,這點高度死肯定死不了的,受傷她也不愿意。

    “我猜你想跳。”溫三爺冷笑出聲,“不過,我想你活著,活人才好玩,死人沒樂趣!”

    白卿月莞爾gouchun,明眸澄澈,視線落在溫三爺的臉上,眼神一閃,怎么看怎么丑,定了定,才目光堅定,無所畏懼。

    “你猜對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跳吧!

    跳之前有過猶豫,跳之時毫不猶豫,怕死當不了好漢。

    呼呼呼,那是耳朵邊風,速度很快,擺好姿勢,蹲身著地,微痛,還能忍,萬幸沒斷褪。

    對著樓上嶄露頭角的溫三爺做了一個鬼臉,“啦啦啦,有本事i跳下來追啊!”

    等老子拿到那十萬兩銀子再轉來收拾里面這群狗東西!

    轉身的一瞬間,余光瞥見正朝著這邊疾步走來的肖俊鵬,沒想到這人還能殺個回馬嗆。

    一個人回來只能說明沒得手,沒得手就對了。

    天,他是看見自己了吧!

    加快速度跑起來,肖俊鵬也加快了速度,看來是真的看見了。

    白卿月嘴角略過一抹苦澀,怎么她就這么倒霉!

    眼看著肖俊鵬都要飛起來了,白卿月停了下來,不跑了。

    人家飛,她跑,速度上根本不及,她可以有一萬種逃跑方式,這會兒跑這一種不她適合。

    身體還有些發軟,跑起來都是軟綿綿的,跟踩在棉花上一樣。

    等肖俊鵬走得近了,白卿月身子對著他就倒了過去。

    就不信你丫的不接住!

    “你搞什么?”肖俊鵬懷里摟著白卿月,剛才要不是他動作快,是不是她就要倒在地上,剛才明明跑得跟小兔子一樣歡快,怎么就突然停了下來。

    白卿月反手抱著肖俊鵬的腰桿,嘖嘖嘖,如此堅強有力的腰桿啊,笑了起來。

    “人家不是給你抱的我機會嗎?”

    想吃肉糅行不行,嘟嘴撒轎不斷,卻在下一秒猛的推開肖俊鵬,指著他的鼻子,“你占老娘便宜!”

    因為白卿月動作太快,肖俊鵬怕她摔到,這會兒手還扶著她的手臂,等著她站穩,沒想到人轉眼就翻臉不認人。

    不過剛才他確實那個啥,可占便宜這種事情,他不是故意的。

    咳咳咳。

    “給你說多少次了,姑娘家能不能不要說臟話!“肖俊鵬放手,站成了一個正人君子樣子,眼神里面卻帶著三分從溺,隨即又眉頭深鎖,“剛才你怎么從樓上跳下來了,你又去那種地方!”

    搞不懂一個姑娘家,怎么老愛去那種地方。

    “我去那種地方怎么了,你不也老去?”白卿月鄙夷的看著肖俊鵬,癟癟嘴接著說道,“你不但去,還一晚上去幾次,這是第二次了吧?怎么,擔心那個柳燕的安危啊?”

    肖俊鵬臉黑如鍋底,一層一層的發黑那種。

    “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樣?”再次解釋,之前已經解釋過了。

    “你知道我腦子里面想的是那樣?”白卿月看向肖俊鵬的腹部,剛才她可是抱過了,緊實著呢。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剛才是不是被人追了,你想過沒有,你一個女子,如果出事了怎么辦?膽子真大!”他就沒有見過這樣的,一次兩次的女扮男裝往風月場所跑。

    還是那句話,“與你何甘?”

    “你?”

    “我什么我,你自以為說的想娶我,我就要嫁給你啊,這樣討人歡心的話是不是在柳燕哪里說過千百次了?”

    “我沒有......”肖俊鵬目光如炬,“你難道沒看出來我說的都是真話,其實,我有點喜歡你了。”

    終于將心里的那點話給說了出來,肖俊鵬舒了一口氣。

    肖俊鵬覺得很艱難才能說出來的話,在某人的耳朵里聽著也就那么回事吧,一點不覺得意外,回想鏡子里面如花似玉的容貌,哎,果然是人家人愛,花見花開。

    男人們都是視覺動物,喜歡美貌與智慧并存的她,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可是她不能因為別人喜歡就要喜歡回去吧,喜歡不過來的。

    不好意思好啊,她有點不謙虛了。

    “所以?”

    “什么?”

    “所以我就該感恩戴德的感謝你那肖世子的喜歡,你這種喜歡是當我是未來的榻-伴呢,還是臨時的一-夜青?你說,我考慮看看。”白卿月一臉正經。

    肖俊鵬只覺得天雷滾滾,剛才灌進去的那些話,簡直是,不堪入耳啊,劈得他外焦里nen。

    “你怎可如此說話!”氣死他了,把他當成什么人了。

    “聽不懂?難道你不是想把我給睡了?”

    如此直白的話,肖俊鵬無法接受,腦袋像是被石頭撞擊了一樣,哐當作響,任他活二十年來也沒有遇見這樣奇葩的女子,剛才居然自己還說了有點喜歡她,她就這樣子的。

    “呵呵。”白卿月就知道這廝故人思想化不開,作祟。

    等他慢慢回味兒吧,白卿月不再多費口舌,趁著他還沒有想通之時,溜之大吉。

    “哎,你......”肖俊鵬回神,人早就跑了好遠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