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小說吧 書庫 吾家嬌女 第二十一章 出城

第二十一章 出城

小說:吾家嬌女| 作者:夜纖雪| 類別:

    這晚過后,府中的人得知表小姐不僅女紅做的好,文采也不錯,晏薌聽聞后,冷嗤一聲,前世,郁芳菲就是憑這個得了晏萩的青睞,今生她還能得晏萩另眼相待嗎?

    七夕的次日,立秋。立秋有三候。一候涼風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蟬鳴,立秋是陰涼的開始。這天,帝著白衣,率百官迎秋于西郊。

    清晨,晏萩好夢正酣。南平郡主悄聲進來,看著小女娃睡著臉蛋紅粉撲撲的,微微一笑,掀開薄被一角,伸手進去,輕輕掐了掐女兒肉肉的小屁股。

    “嚶嚀”晏萩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著南平郡主,噘嘴,“娘,干嘛吵人家睡覺?”

    “小懶蟲,還去不去西郊看比試了?”南平郡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問道。

    晏萩的瞌睡一下沒了,伸出胳膊;南平郡主抱她起來,“今天呀,娘要親自幫瀟瀟打扮。”

    晏萩拱在南平郡主的懷里,聞著她身上的味道,道:“娘身上好香,瀟瀟也要。”

    “這是大人用的,不適合小孩子用,娘讓人給你配了奶香膏,一會給你用。”南平郡主把晏萩抱到鏡架前,打開三子菱形漆奩。漆奩里裝著小巧的珠花、金玉花卉簪子、耳墜、小鈴鐺和各色的發帶。

    給女兒精心梳妝打扮后,南平郡主帶著晏萩去了春暉堂,晏老夫人看著她水靈靈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喜歡,摟過來,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瀟瀟生得真好看。”

    晏老夫人年紀大了,不準備去西郊湊熱鬧,晏芪和晏芝亦留在家里繡嫁妝。其他女眷都帶著丫鬟,坐上馬車往西郊去。除了三個小的,晏家男兒們都騎馬。

    馬車行至西城門口,遇到了安國公府的馬車,傅知行騎馬跟隨在旁,他穿著淺藍織暗云紋的箭袖圓領袍,頭上戴著白玉祥云冠,顯得干練又俊逸。

    晏同燭翻身下馬,拱手喚道:“傅表哥。”

    傅知行也下馬還禮道:“燭表弟。”

    晏府女眷下車,和下了馬車的安國公世子夫人韓氏打招呼;晏薌看著韓氏目光閃爍,前世她沒有見過韓氏,在她出生之前,傅世子和懷著身孕的韓氏去寺中上香,馬兒不知道因何故受驚,從山崖上翻了下去。等城衛軍從山崖上找到安國公府的馬車時,韓氏一尸兩命,傅世子亦受重傷,三日后氣絕身亡;安國公嫡長枝的血脈就此斷絕。今生傅世子和韓氏不知何故,沒有去寺中上香,那些慘事全都沒有發生。

    對傅世子和韓氏沒去寺中上香一事,晏薌是有些好奇的,可惜那些事都發生在她未出生之前,她想查也查不到,也只能不了了之。

    “瀟瀟,好久不見了,伯母很想你呢。”韓氏生傅知行時,大出血,險些沒救過來,從那以后她的身體就很差,再也不能孕育孩子;世子傅舜欽守著病妻,做了幾年的和尚。韓氏體弱無力,怕摔著晏萩,并不敢真的抱起她,只是蹲下摟著她。

    晏萩靠在大美人的懷里,蹭了蹭她的臉,嬌嬌地道:“我也很想念伯母呢!”

    “一會陪伯母坐車,好不好?”韓氏撫著她的背。

    晏萩還沒答應,傅知行淡淡地說了一句,“府里新請了個廚子,做了一盒西洋糕點。”

    “那個……我就愛嘗鮮。”晏萩羞澀地表明自己不是饞嘴的小姑娘。

    韓氏目帶玩味的看了眼傅知行,出門時她還納悶為什么要讓她帶一盒糕點,這下明白了。傅知行別扭地把頭微微偏開,耳根子都紅了。

    只要是真心疼愛自己女兒的人,南平郡主都愿意與之親近,大方地笑道:“瀟瀟要乖乖聽傅伯母的話,不許吵鬧。”

    “我們瀟瀟一直很乖的。”韓氏笑著把晏萩帶上了自己的馬車。

    上了馬車,婢女拿出食盒,打開,里面放著這個時代不容易見到的焦糖蛋糕。一碟里只有三個,圓形的蛋糕最上一層是甜的焦糖,第二層是嫩滑的布丁,第三層是棉軟的蛋糕。

    晏萩先拿了一塊遞給韓氏,又拿了一塊遞到車外,“傅表哥,吃。”

    傅知行沒有去接蛋糕,而是俯身湊過去,咬了一口,“我嘗過了,你自己吃。”他不喜甜食,請那個廚子純粹是為了晏萩,若不是實在找不到好的理由,他早就將廚子送去晏府了。

    晏萩捧著蛋糕,小口地啃著,焦糖,布丁和蛋糕三種組合的甜點,口感豐富,真正是極致美味,妙不可言。見她吃的香甜,傅知行唇角上揚,俊美的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

    晏萩吃完了蛋糕,韓氏拿著帕子,溫柔地幫她擦拭嘴角,晏萩開心拱進她的懷里;韓氏輕輕撫著她的背,逗她說話,“瀟瀟每天在家里做什么呢?”

    “沒做什么,就是整天和十三妹妹、十弟一起玩,我們踢毽子、拋沙包、解九連環……”晏萩嘰嘰喳喳地說道。

    韓氏一臉慈愛地看著晏萩,她和英國公夫人一樣是京中四大妒婦之一,僅生一子,還霸占著世子不讓他納妾。最讓人妒忌的是韓氏如此不賢,她婆婆澄陽大長公主居然聽之任之。

    韓氏早就想養一個閨女,可惜身子不爭氣,自家小姑子到是好生養,卻連生四子,讓她這個想抱外甥女的舅母大失所望。她雖喜歡女孩,但絕對不會喜歡傅舜欽和別的女人生的。滿京城,能入她眼的,也就是天真無邪、乖巧純良又狡黠可愛的晏萩,她一直很想把小娃兒拐回安國公府養,只是沒能如愿,今日機會難得,“立秋了,天氣漸漸涼爽,瀟瀟別悶在家里,要多出來走動走動。”最好是來安國公府走動。

    “娘給我做了好多新衣裳,讓我出門作客穿。”晏萩笑嘻嘻地道。

    “那瀟瀟一定要穿出來給伯母看喲,伯母會讓她們準備好吃的糕點,等瀟瀟過來。”韓氏圖窮匕見,拐晏萩去安國公府作客。

    晏萩要垂涎三尺了,可嘴上卻道:“瀟瀟是為了去看伯母,不是……不是為了吃糕點。”

    “是伯母想吃,瀟瀟來陪伯母一起吃,就就后天吧,好不好?”韓氏不動聲色地把日子給定了下來。

    “好。”晏萩愉快地答應了。

    見晏萩被拐了,還茫然不知的懵懂樣兒,傅知行扭頭輕笑了一聲。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电子游戏发展史